來源:張灣區檔案館    時間:2019-06-06 11:28:11

 IMG_20190606_142408_副本.jpg  □  郭雄志

      在我上班必經的路旁邊有那么幾棵柳樹,它們是我對四季更迭的不同的景像的坐標。不知為何,每每日出而作日落而歸之際,總會禁不住的將視線駐留許久,也許是我的老家就叫柳樹的原因吧,睹物思鄉,讓我覺得那一顆顆綠柳無論在任何季節,都散發著獨特的美。

      春時,當春風吹過大地的時候,每一天上班路過那幾棵柳樹時,我都要仔細觀察一下,看看他們經過一個冬天的風雪,是否還平安的活著,是否接到了春的氣息,開始吐出新綠,偶爾不經意的一抬頭,發現滿樹綠芽,在清晨的微風中飄動著,那一刻,我真感動,生命真是頑強不息,春天真的來了啊!

      夏至,晚上下班回家,已是華燈初上之時, 抬頭看看,沒有月明星稀,到是有云淡風清,往昔滿天璀璨的星子,如今被遮到了肉眼看不見的地方。前面那幾棵柳樹被微風吹著,身影婆娑,在此時的光線中看來,像是一個嫵媚女子,飄來蕩去的柳枝,像是女子頭上的波浪長發,數不盡的婀娜身姿,夏日里涼爽的風,柔和清新,因這些柳樹,讓人全身說不出地舒坦,讓我不禁想起了李商隱的《柳》—“曾逐東風拂舞筵,樂游春苑斷腸天。如何肯到清秋日,已帶斜陽又帶蟬。”

      秋日,滿樹的綠葉漫漫變黃,一陣秋風過去,小小的葉子離枝而下,在風中打著旋,翻翻滾滾,有一種飄凌凄惶的美,尤其是在有霧的早上,讓我想起遠在二十年前,我上初中的時候,深秋的早上大家跑早操,經過的路上有一段兩旁都是老柳樹,一陣涼爽的風過,萬千美麗的葉子翻滾著從頭頂撒下來,如霧中的精靈,也如撲火的飛蛾,義無反顧的奔向大地,在那個時候,還不忘盡力展現最后的美麗,那是我第一次稍稍體會到了凄清的感覺,雖然那個時候我不知道那是個什么情緒,但是愿意讓自己沉浸在里面,享受一會兒。

      冬來,遇到下雪的日子,一夜過去,柳枝全變成白色,我一直都在想,纖悉如柳枝,但是居然也能承載那么厚的雪,雪住之后,柳樹靜靜的站在那里,像一個紅顏,雖然到了暮年,但也有她獨有的風華,那樣沉靜那樣安逸,偶一陣風過,雪像面粉一樣自枝上散下,滿目銀光,美不勝收。


二維碼
2014杭州麻将展